1. 當前位置:

        三十年栽出個水果村

        編輯:鄭波勇 2019-05-23 08:50:18
        時刻新聞
        —分享—

          “把一個窮山村變成水果村,讓村民有了搖錢樹。廖雙全了不起,要把刻木山村產業脫貧的經驗好好推廣。”說這話的,是市委書記周德睿,11月21日在澧縣調研脫貧攻堅時,走進了刻木山村,他很激動。

          “周書記過獎了。我當了34年支部書記,沒干出什么大事,就干成了一件事,帶領村民們挖山栽果樹。”面對我們的采訪,55歲的廖雙全笑得眼睛瞇成了一條縫,他很開心。

          初冬時節,記者走進澧縣碼頭鋪鎮的刻木山村,正是這個村最美的時節。

          道路兩旁是高高的柚子樹,掛滿了散發著清香的蜜柚,把手從車里伸出去,仿佛就能接著一個。盤山而上,山間點綴的都是村民的小洋樓,掩映在蔥綠之中。近看村民的房前屋后,一簇簇一叢叢全是果樹,樹上密密匝匝滿是橘子橙子,黃澄澄亮瞎人的眼。

          三十年前,全村只有3棵柑橘樹,是刻木娘娘廟前不知何方神圣栽下的,村里人從沒有嘗過它的味。全村人祖祖輩輩求刻木娘娘保佑,可山薄土稀田少,要養活人都難。如今村里有了近4000畝水果,全村水果收入1年接近1000萬元。村里流行一句話“栽一棵橘子樹,就是多養一個防老的兒。”

          刻木山村是如何變成今天的水果村的?村民們都說,多虧了廖支書。

          靠山怎么生出錢來?把荒山變成花果山!

          “這是我在村里推廣種柑橘的第一塊地方。”站在十組汪慶元家的橘園,廖雙全說這里是全村海拔最高山地最貧瘠的地方,當年也是村里最窮的一個組。他想先在這里挖山種果樹讓村民們瞧瞧,汪慶元的父親是小組長,很支持他的工作。于是,他帶領一幫人白天挖山鑿坑,晚上烤著柴火開會總結經驗。

          那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血氣方剛的廖雙全在全村人懷疑的目光里帶領十組的村民種柑橘,并不是意氣用事。

          “1984年老支書把這個山窮水盡的村,交給了高中畢業回鄉的我。為了讓老百姓有飯吃,我帶領全村修水庫、挖堰塘、修村道,經過三五年的苦戰,總算讓刻木山村吃上了飽飯??纱迕駛冇辛孙埑詻]有錢花,我心里不是滋味,日思夜想的是怎么讓村民致富。”

          在湖北宜昌、石門白云,廖雙全看到了當地人開荒種柑橘大獲豐收,他再一了解,得知柑橘是本地最適宜種植的水果。他把村干部帶到宜昌考察后形成共識,決定在刻木山種植果樹。然而村民們并不認同,說剛吃上飽飯,又要窮折騰,荒山野嶺的,樹不長草不生,柑橘能活嗎?為了打消村民們的顧慮,村里租了2臺解放牌敞篷車,拉上90個村民代表到石門白云鄉,看他們怎么在巖山上鑿坑填土種樹的。

          第1年,十組的幾十畝山上的柑橘活了。4年以后,第1年種下的柑橘樹掛果了,全村人吃上了本村產的柑橘,甜到了心窩窩里。

          村民們的顧慮打消了,種植果樹的積極性高漲。為了鼓勵和扶持大家栽樹,廖雙全和村支部一幫人商量后決定村里每年冬季發展100至200畝,全村實行統一放樣,分戶挖穴,統一送苗,挖山給果農補貼一點,果農自己出一點。

          可當年的村集體一窮二白,前期挖山買苗的投入根本沒有著落。廖雙全只好找在外的朋友借、同學挪。那時候通訊不發達,有一次為了一筆兩萬元的借款,廖雙全跑了8次常德才逮到人。

          每年一到栽果樹的季節,村民們就找到廖雙全要苗子。有一年,村里進的優質果苗有一米多高,栽在山上特別好看,但根據技術必須定桿40公分高,超出部分要剪掉,以保證根系水分才能成活。村民不理解,什么破技術,好端端的樹苗要剪掉,再長那么高怕要年把多,一句話,都不剪!面對村民們的集體抵制,廖雙全只好帶領村干部一畝地一畝地的剪,500多畝地7個日日夜夜,每天只休息四五個小時,大家的雙手打滿了血泡,鮮血染紅了一雙又一雙帆布手套。見此情景,那個最頑固的戶主才松口剪苗定桿,但要求給他留兩分地不剪。結果沒剪的成活率不到三成,剪了的全部成活,現在年年碩果滿枝。那個村民心服口服地對廖雙全說,廖書記,以后我什么都聽你的,不說是剪枝,就是砍我的腦殼,我也二話不說!

          聽說來了記者,十組十二戶來了五家人。他們告訴我們,現在組里所有的荒山荒地全見縫插針地種上了水果,全組共有200多畝,每畝一年平均收入上萬元,占到了收入的80%以上。

          “我以前一直在外面打工,2003年回村發現家家戶戶種水果收入比我打工強得多,當年決定在家種果樹,廖書記一次性給我送來了600棵苗,現在我有15畝水果,靠它們過上了好日子。”村民廖作銀開心地說起自己的故事。

          廖孝平、廖孝法兩兄弟是村里的五保戶,本來應該在鄉福利院養老。但兩兄弟雖然身體有殘疾,這些年來看到村里人種果樹,也跟著大家一起開了近3畝荒山種上了果樹,這些年每年水果收入就有2萬多元,翻修了房子,添置了電器,自食其力,日子過得體面滋潤。兩兄弟堅決不肯進養老院,逢人就說家里種了果樹,就不給國家添負擔了。

          栽下的樹怎么結出好果子?得摸透山和樹的脾氣!

          “以前刻木山村沒有水果,只會在山上種紅薯。栽果樹可是個技術活,我們這些年沒少走彎路。”廖雙全現在一年在村里開幾十次廣播會,不用請專家,他說。病蟲害防治、品種改良、打藥施肥說得頭頭是道,這些經驗可都是廖雙全在摸爬滾打中總結出來的。

          由于經驗不足理論不懂,開始時村里柑橘、臍橙、柚子不分海拔高低、實行混栽、授粉變異,結果海拔200米以下臍橙、柚子遇冰凍全凍死了,混栽的紐荷爾變成了硼納。

          那時沒有遠程教育,村里更無電腦查閱相關資料,廖雙全急瘋了,跑到省林科所請教,到處查找資料,終于發現水果品種與海拔高度和打霜期有關。海拔250米以上適宜種植長虹臍橙,海拔100米以下最適合種植柑橘,海拔150米至200米適宜種植元豐臍橙。于是村里吸取經驗總結教訓,對全村山地統一規劃,按海拔高度和土壤條件精細分區,目前全村水果3800畝,其中柑橘2000畝,紐荷爾臍橙1000畝,還有柚子和其它水果。

          刻木山村前些年曾經種植過香桃,豐產年收獲過上百萬斤,可廖雙全在實踐中發現,香桃保質期短不耐儲藏,而且當地的土壤條件并不適應,于是果斷進行調整,用紐荷爾臍橙逐步取代了香桃。

          除了結構調整,還得跟著市場調整。廖雙全在東北跑市場時發現,遲熟柑橘不適應北方市場。為什么?進入11月后,黃河以北地區全部冰凍,貨運極不方便,貨走的慢,于是對全村的水果進行了大膽調整,將遲熟柑橘實行高接換頭,改為早中熟。

          “早些年北方人專吃大果,村里就專門生產大果。一棵樹,結100個橘子,摘50個去,留50個,6月底施一次壯果肥,大果率高,商品率就高。2008年以后,北方人的口味發生了變化,不吃大果了,專吃中果和小果,村里就跟著市場需求走,生產市場適銷的產品。柑橘一開花,就要施護花護果的肥,讓它接得多,不施壯果肥,這樣個數多,都是中、小果,商品率也高。”

          廖雙全有一個厚厚的粘貼本,全是這30年他從報刊上剪下來的水果種植知識,沒事他就要翻一翻。別小看這些文章,還真管用,尤其是針對一些具體問題。這些年,好些專業術語專業知識他都是從這個粘貼本里知道的。

          廖雙全熟悉村里每一戶人家每一片果林的海拔、土壤、品種和產量,說起來如數家珍,因為這都是他盯著一棵棵栽下去的。

          水果熟了銷不出去?跑出一條從南到北的市場路!

          “對不起,今天等著要發臍橙到山東淄博去,在天黑前要貨。”穿行在刻木山村,我們看到果園里很多村民正在忙著摘臍橙,連接受采訪的時間也沒有。

          “我們村的村民不用擔心水果銷售,只需摘下來在果園旁交貨給合作社,現場過稱現場給錢,價格比別村的水果都要高,因為刻木山水果注冊了品牌,在東北可是響當當的。”彭平安口氣里有幾分自豪,他既是村里的水果大戶,又是水果專業合作社的會計,正忙著收臍橙。

          “我們老兩口今天摘了一天,賣了6800多元。”彭應洲喜滋滋地數著厚厚的百元大鈔告訴記者。

          難怪刻木山村民種水果有積極性,管種管培還管收!

          “柑橘剛結果的前幾年,我們都是自己挑著去外面賣。清晨天不亮起來晚上摸黑回到家,人是很辛苦,可一擔柑橘能換一擔谷,開心得很??珊髞矸N柑橘的人多了,價格越來越低,連摘的工錢都賺不回來了。”彭平安說刻木山村的柑橘也曾面臨著買難的處境。

          “很多村民找到我說想毀樹,我一聽急了。這么好的水果賣不出去怎么辦,得出去找市場呀。”廖雙全告訴記者,當時村里的水果主要銷往武漢漢正街和長沙紅星市場,本地水果多消費又有限,價格自然越來越低,價賤傷人,周邊好多地方大片大片的橘園被毀,村民們也守不住了。

          2005年冬天,廖雙全組織幾個水果大戶組成協會,把村里的柑橘集中起來,自己跟車押貨,一路向北。一過黃河溫度下降,他就知道自己找對方向了,溫度低柑橘就不會變壞了。在石油城大慶,8大車柑橘一銷而空,闖東北首戰告捷。

          為了拓展市場,廖雙全先后16次上東北、走西部、下廣州,經常連續三四天在路上奔波,方便面充饑是家常便飯。有一次他在去新疆銷售水果的路上,遭遇雪崩,路途受阻,在車上受凍挨餓3天3夜,靠白酒和方便面活命,回家后,一副又瘦又黑的模樣,妻子都差點認不出他來了。

          2008年是刻木山村水果大豐收的一年,也是廖雙全最難忘的一年。

          國慶前后每天銷量達到25噸以上,廖雙全白天忙收購水果,晚上忙發車,每天忙到凌晨才睡覺。“10月23日,我押車到達鄭州的當晚,在新聞聯播里看到四川廣元發現大果食蠅事件的新聞,意識到柑橘市場風險在即,立馬通知石家莊市場、廣州江南市場、下橋市場銷售人員,將總計120噸柑橘迅速降價,從每斤1.85元降到了1.72元,實行保本銷售,并于當晚銷售一空。次日各大市場柑橘就基本停市,而我們保護了果農利益。”說起當年的事,廖雙全還記憶猶新,靠著對市場敏銳的反應,他把全村的損失降到了最低。

          由于質量和誠信,刻木山村與全國各地很多大型水果批發市場建立了長期穩定的營銷關系。近些年,每到收獲季節,不用出門就有訂單,通過電話網絡就可以搞定。

          遠親近鄰都致富?共同發展來栽樹!

          刻木山村今年底才退出貧困村?聽到這個說法,記者有點困惑。

          “2005年并村,因為刻木山村的產業發展是全縣的典型,也是有名的富裕村,為了讓富村帶窮村,就把當時最困難的兩個村并到了刻木山村。一個叫牛橋,海拔低,是個水窩子;一個叫彭家,自然條件非常差。這兩個村當時不僅窮,而且亂,是鎮里老大難的問題村。并村后變化非常大,村民人均收入翻了幾番,民風也大為好轉。”陪同采訪的碼頭鋪鎮干部向記者解釋。

          “并村后,刻木山村從富裕村進入了貧困村。這些年,我的精力主要是放在并過來的兩個村上,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栽樹運動,我常跟村民們講,去看看廖孝平、廖孝法兩弟兄,就曉得種水果的好處了。村里免費提供果苗,同時為貧困戶挖山種樹,到現在已發展了800多畝。”

          廖雙全告訴記者,目前全村共有862戶2762人,有89個貧困戶,今年有78戶可以脫貧,徹底退出貧困村的行列。再種上個5年,爭取全村水果面積達到人均2畝,到那時,村里的水果產量還會翻上一番,村民們口袋里的收入也要再漲一倍。

          在刻木山村村部,記者看到墻上貼著《澧縣、石門、臨澧三縣產業發展聯誼會》,會長就是廖雙全。

          這是個什么組織?

          “是2008年成立的民間組織,他們都要選我當會長,這一當就快10年了。”廖雙全一說,又是故事。

          2008年10月,由于當年柑橘銷路不暢,石門、臨澧縣和刻木山村相鄰的邊界村村民找上了廖雙全的門。因為刻木山村有水果產銷協會,村民所有的柑橘、臍橙都是由協會負責包銷,水果根本不愁銷路。栽同樣的水果,刻木山村村民收入比其他村子高多了,相鄰村的村干部和村民“眼紅”不過,只得登門求助。

          廖雙全伸出援手,將石門、臨澧相鄰村橘農的柑橘全部收購并外銷一空。事后,廖雙全想,能不能由自己發起,成立一個邊界村“產業搭臺,互相幫助”的組織,他把想法告訴鄰近幾個村支書后,立馬得到了他們的一致響應。當年12月,石門縣新鋪鄉新堰口村等3個村,臨澧縣官亭鄉樟樹村等3個村,澧縣碼頭鋪鎮刻木山村等2個村三縣8個村參加,共同成立了“三縣產業發展聯誼會”,現在發展到12個村。

          地處澧縣西部邊陲的碼頭鋪鎮地理位置特殊,在總長約10余公里的刻木山腳下,生活著12個村125個村民小組,涉及人口3萬多人,村民不少林地、耕地的權益歸屬往往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當地人把這一現象稱為“插花”。

          “插花”本應錦上添花,但過去這里卻是“雞鳴三縣,誰也不管”的棘手之地,一年為爭水等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村民可以大動干戈,一年總有幾次“龍爭虎斗”。

          產業發展聯誼會成立后,一切都變了。

          為了大力發展水果產業,聯誼會免費為所有果農提供優質種苗,并聘請農藝師進行技術指導。2009年,聯誼會還創建了示范水果基地,讓三縣邊界村果農參觀培訓。由于聯誼會的帶動,當地水果產業得以穩步發展,“聯誼會”所屬12個村臍橙、柑橘由原來2000多畝發展到1萬多畝,三地農民平均年增收2000多元。

          經濟上的合作成功,聯誼會的功能也隨之放大,開始參與解決村民之間、村與村之間的糾紛,“由經濟帶動發展到治安聯動,參與社會管理工作是聯誼會會員當初都沒有想到的。”新堰口村支書晏紅進這樣告訴記者。

          成功處置幾起村與村之間的棘手問題后,聯誼會的吸引力和威望大大提升。在刻木山村部,記者看到聯誼會章程規定,12個村輪流坐莊,一月一次會議,主要解決村與村之間、村民之間的各種矛盾,而且要求件件有回音,事事有結果。

          到目前為止,聯誼會成功調處重大邊界矛盾糾紛15起,協調處置安全生產傷亡事故26起,避免了一次又一次矛盾的升級,這里的村莊雖各自距離縣城都有70多公里,但近年來無一例民轉刑案,無一例越級上訪案。

          “產業發展了,村民的口袋有錢了,眼界也開闊了,誰還會為一些雞雞鴨鴨的事鬧矛盾?所以,要抓好村里的工作,不如多栽樹,靠發展解決問題。”今年在湖南省委組織部國省貧困村支書培訓班上,廖雙全在跟全省的貧困村支書講課,毫無保留地傳授產業扶貧的經驗時,也告訴了大家一個村子安靜和諧的竅門。

        編輯:鄭波勇

        閱讀下一篇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澧縣新聞網首頁
        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毛片放